今天被工头骂了,说我拌的水泥太稀了,工头把我的铁锹捶烂了,问我水是不是不要钱,我不敢反驳。他不知道的是,我没有多放水,只是拌水泥时很想你,眼泪掉进了水泥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