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界上根本没有活着非常幸福的人,只有比较会安慰自己,凡事想的开看的开的人。